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1分赛车情感 > 列表

【赤司BG】庭院深处(三)

发布时间:2019-02-16 13:24:05      来源:
"第三章
“初蔻小姐,”赤司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,神色晦暗不明,“剩下的话,你不必再说了。” 
“抱歉,是我失礼了。”
“我明白初蔻小姐的意思,只是在赤司家,这种事情终究是要经历的。与其到时候措手不及,不如现在就了解。只是,让初蔻小姐介入到这种事情里来,实在是太抱歉了。”
他放柔和了语调,露出温和的笑意来,显得整张脸更为秀气。他视线扫过我被酒弄脏的和服,轻声喟叹到,“今日确实是让你受了委屈,等过几日得空了,赤司家定是会登门道歉的。”
柏木初蔻闻言笑起来,“没关系的,今日也是我笨拙才导致出丑。换成其他姐姐,断然是不会犯错的。让赤司君见笑了。只是,今天是星期三,赤司君理应在学校上课,来京都不会太费心力吗?”
“没关系的,在明日上课之前赶回去的时间倒是绰绰有余,不会影响到功课。”
“这样慌忙,怕是休息不好。”柏木初蔻犹自担忧道,“赤司不如早些回去休息。剩下的路,我自己走就好了。”
“让舞伎小姐独自走夜路似乎并非绅士所为。”他语气并没有松动的意思,“劳烦你带路了。”
柏木初蔻不好再坚持,只能叹了口气默认,心下却难免动容。其实她算得上脾气好的人,对待客人也从来没有恶劣的态度,只是很多时候,她的礼貌和诚挚只停留在言语里,若要再付出是绝无可能的了。她所遇到的人里,不乏自幼教养优异的男性,只是再怎么文雅的人难免是表面客套,寒暄几句后表是冷漠疏离。像赤司一样将温和和教养渗透到骨子里的,可谓少之又少。
她默认般与他并排走,穿过街巷时腰边系着的铃响动。

“经上次一别,我与赤司君已有一月未见。今日还会再见到,实属让我惊异。”

“这么说起来确实是很巧。”他目光扫过来,隐隐有探究的意味,像是要把人看穿。柏木初蔻本能性地想移开眼,却也知道自己避无可避,索性坦然看向他。然而赤司只是问道,“初蔻小姐能把联系方式留给我吗?”

“欸?”柏木初蔻并未想到他会这么问,却还是从座敷笼中取出手机,将line留给他。赤司的id用了自己的原名,头像也简明的很,是漆黑的一片,称得柏木幼齿的那张动漫Q图更为幼齿,柏木初蔻想着回去一定要把自己发傻的动态全都删掉。她眼见着赤司神色淡然的收起手机,便也只是笑笑。

静和置屋离得不算远,走了一会儿便到了头。虽然夜色渐深,和屋内仍是灯火通明,门口绘着枫叶的白灯笼透出灯火来,把夜色照亮了一点。

柏木初蔻指着门帘处挂着自己名字的一方绘牌,念出自己的名字来。

“下次见面,赤司君还是直接叫我初蔻好了。我不过是一个舞伎,被人直呼名字惯了,总觉得加上敬语总觉得很奇怪。”

倒也不是奇怪,只是生疏的很。只是柏木初蔻并未说出原因。

赤司并未多问什么,轻松应承下来。道别之后,柏木看着他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才回了置屋。

 

“初蔻总算是回来了,我正打算出去找你。”木下初华正提着一盏灯,见到柏木眉目间的担忧渐渐松懈下来,“横山可曾为难你?”

柏木初蔻笑着摇了摇头,见她只穿了一间单薄的浴衣,便劝道:“初华姐姐还是回房间休息吧,春寒还没过去,小心别染上病。”

木下初华仍是不忿,“若是我知道这件事情,是决计是不会让你去的。要不是顾着横山木的父亲曾对置屋多有照顾,这种客人不要也罢。你看看,这件和服整张面料都被弄脏了。”

初华性子本就不似其他艺伎性子柔软,甚至可以算得上亮烈。在祗园,她名气正盛也大多是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